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济南俊安国学

南无阿弥陀佛——闻者必当成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本来面目(一)  

2009-10-29 18:28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记得上学时,常游千佛山,上有兴国禅寺,建在半山腰,地方不大,可挺有名气,江泽民主席一首很著名的对联,便题在这里,寺内祖堂还供奉着禅宗祖师。出院门时,抬头还可以看见一块牌匾,写着‘莫向外求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每逢初一、十五,香客游人如织,院内香烟缭绕,参拜的人们祈求菩萨显灵,求财、求官、求健康等等;即便不求这些,也是求成佛、开悟、出世间法之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无论‘名利客’,还是‘回头人’,大都一脸茫然,心中无主的样子。所谓‘无事不登三宝殿’,来者必是有求,至于菩萨是否必应,恐怕求者本人也是惴惴然,庙里的师父说,只要心里想着一定要成,心诚则灵。不知人们出门时,是否抬头看见那块‘莫向外求’的牌匾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知道佛法典籍三藏十二部,浩如烟海,是佛法的文字记载,穷一生之力,不能悉数读通读尽。佛经虽然繁多,然所指不外四个字———‘本来面目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佛陀入灭后,佛法的传承分出来许多流派分支:汉传、南传、藏传,以及日本的佛教,总的来说就是‘大、小、显、密’。密宗中又分藏密、汉密(唐朝)、东密(日本),以及印度本土保留的密宗。单是藏密,又分出红、黄、黑、白、花五教(这还是捡着主要的说);单是白教,又分噶玛噶举、香巴噶举、止贡噶举、雅桑噶举等等;每种派别之下,还有很多小的支派,比如噶玛噶举之下,又分为两个小系统,红帽系与黑帽系。至于同一教派、同一大系、同一修法之内的传承分化,更是多得数不胜数——这还单是白教。可见教派之多,令人眩晕,穷一生之力不能修尽;教法修法虽多,然所指亦不外四个字———‘本来面目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说佛陀是‘源’,那么三藏与各派教法则为‘流’。为什么会有三藏这么多文字记载呢?因佛陀都是相机对机说法,而众生根器不同,所以有‘权’有‘实’,一生说法四十九年,度脱众生无数故也。然佛陀明说‘四十九年,未说一字’,何也?对机说法也,一切说法皆是当下有针对性的开示,目的无非‘解粘去缚’,给人卸下包袱、松绑,包括大小显密在内的一切‘戒定慧’三学,无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佛陀把佛法比喻为过河用的筏子,过河之后,筏子便可舍弃,抱住不放反而成病。经中也说‘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’。其实佛法哪有定法?谁能告诉我什么是佛法?所以佛陀告诫人们:若云四十九年有所说法者,即是谤法。这是看到了人们我执未消,又增法执,诚可作为对后世到处弘扬佛法之人的训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知道禅宗有本《指月录》,当年少帅张学良还捧读了好一阵子,最后还是了皈依基督。若说三藏及一切教法是手指,所指的月亮即是我们常说的本来面目,也即是佛陀要我们明白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圣人一手指月,让人去看月亮,而人们大都去看手指了;或抓住这个手指不放。其实月亮本在天上,就像刚才说的那块牌匾,只需抬头即可看到,抬头即是。这里面没有难度系数,说简单,则简单的很,真的是‘不假方便,亦无次第’,再轻松不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要说难,真的是太难了;被无明覆盖住了,障蔽太深了,以至于穷劫难尽,无论谁,费尽口舌也说不明白;无论什么事,撞到南墙都不知回头,修行八万大劫还落个空无呢!

         真的这么难吗?其实说到底,还是一个‘照见无明’的问题,一个‘迷’与‘悟’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也难怪谁,自佛正法以来,手指林立,人们光去数手指都数不完,能不眼花缭乱乎?!所以有的师父教人不要去研究别的东西,只守此一家;但这能束缚人们的好奇之心吗?恐怕于事无补。况且人对本来面目的好奇心本是‘大疑之心’,是成佛做祖的原动力,疑心越大,动力越强;你们却说这错了,只有念佛才是出路,不是泯灭人的天性吗?不是泯灭佛性吗?念佛机倒是念的一心不乱,我们就是再精进,也比不过念佛机去。看到这里,诸位要是以为这是在是反对‘净土学说’,则误会矣;只是去圣远兮,净土真义决不是当今大德说教的那样,很多人像传教士一样传播着修行法门,像电脑一样进行着‘粘帖复制’,积累着自己的功德,却把净土弄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净土实与禅与密无二,曰‘三根普渡’,究竟是使人认识自我、认识本来面目的‘筏子’,多少大德都在教育人们千万别丢了这‘筏子’,用心可谓良苦,然好心办坏事不也常有吗?!

          若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一切对人的约束都将徒劳无益;倘不识此心,则所谓‘末法’者即是‘宿命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况在见不得‘月’之前,人们的心总是不得安宁的,总是要谋求‘安全感’的;总要探求其他一切未知领域的,或通过金钱的积累、地位的提升来增强虚幻的‘安全感’。其实这恰是人们探求本来面目的过程,这本是‘修’,所谓‘治一切生产业皆与实相不违背’(《维摩诘经》)。除此‘修’外,一切人为造作的‘修’(打坐、冥想、气功、经诵、布施等等),与此‘修’平平等等,真的没有高下,要强说,反倒是世间的‘修’来的真实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5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